唐旖

【源藏】小甜饼,圣诞贺文

迟到了的贺文(´・ω・`) 旁友 ,来口甜的吗

圣诞节
part1:
“Merry Christmas!”今天的源氏显得比平常亢奋了不少,上窜下跳的和那些年轻人一起给基地做装饰。“就和十多年前如出一辙……”半藏被脑中蹦出的想法吓到了,但又不禁去回忆他们在花村度过的一个又一个圣诞……
染了一头草绿的源氏刻意在圣诞穿上红色的大衣,挎着一打彩灯穿梭与于家中各个地方。从高处摔下也不是一次两次,惹得半藏是又气又心疼,之后自然是少不了长老的训斥,每一次都是他上前去平息家老的怒火。想到这儿,半藏不禁哑然失笑,那段时光虽短暂却又美好。

“哥,这是给你的。”绿色忍者的呼唤将半藏拽回现实。他的掌心躺着一个有些扭曲的娃娃,仔细一瞧,与面前的弓手有些神似。忍者紧张地摸摸被头上的角撑得有些变形的圣诞帽说:“刚刚从哈娜那儿学的。怎么样?”弓手抓过娃娃,好似认真地端详了一会,抬头冲着自家弟弟勾起嘴角:“丑爆了。”

part2:

半藏有些放松地微趴在栏杆上。

与屋内的暖黄灯光和欢声笑语不同,映入他眼帘的是静谧之海,海面粼粼反射着银光,这点点光亮有些抵不过无际的漆黑,黑暗渐渐吞噬着面前的男人。

细微的机械运作声响提醒着半藏来者为谁,“不去和他们再玩会儿吗。”

他没有回头,依旧望着无际的黑。

“哥,我是……来陪你的”源氏向前迈了两步,荧绿爬上半藏的肩头。

像是环抱礼物盒的小朋友一样,源氏小心翼翼却又坚定地环住眼前的兄长。

半藏微微一愣却也没有挣扎,反而放松了身体向后倚靠。似是被哥哥的举动所取悦,源氏动手摘下面甲,低头轻轻靠在兄长的颈间。

海浪击打岩石的唰唰声响漾在两人之间,没有子弹划过耳边的激烈,在圣诞之夜,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宁静。

“哥……”宁静被打破了,“如果,有机会的话,你还想回花村吗?”细微的电流声荡在半藏耳边。
“为什么要……”
“我是不想回去了。”源氏低头用鼻尖蹭了蹭自己兄长的颈侧

“因为……因为,花村最迷人的樱花,已经盛开于我的身边了。”他低声地呢喃着,盯着半藏渐渐变得绯红的耳根又不禁勾起嘴角,差点笑出声来。

“够了……”半藏不禁挣扎起来。

锁紧怀中的男人,源氏贴近兄长的右耳像是祈求一样的说到:“我可以吻你吗?”

半藏转过头,印于双眼的是自家弟弟放大的笑脸和挂在门上的檞寄生。

有些无奈地笑了笑,半藏攀上了兄弟宽厚的肩……夜与黑暗,总归是敌不过星星点点的暖。

【麦藏】小段子,职员麦x上司藏

第一次发文,紧张.jpg(*´艸`*)

职员麦x上司藏
       抬手将西服外套扔上门口的衣帽架,褐发男人显然是累惨了,爬到沙发前扯松领带毫无形象的摊坐在了上面。随后进门的亚裔男子瞟了眼他的下属和架子上的西服,不满地皱起了眉。将衣物整理好之后,他走上前踢了踢下属的脚尖,开口:“麦克雷,要睡回卧室。”
        被称作麦克雷的男子所答非所问到“你看我今天会上表现这么好,半藏,有没有点小奖励?比如……”“啧。”麦克雷话未说完便被上司打断。半藏拨了拨麦克雷的双腿,跨坐了上去,黑色西装裤紧绷着,勾勒出诱人的弧线。
        伸手拽住对方暗红的领带,半藏倾身贴向下属,似是刻意地贴近他耳边说:“想要点儿什么。”“……我想我不必说什么了”麦克雷盯着对方微敞的衣领。感受到顶在他腿间正在苏醒的玩意儿,半藏一边把玩着下属的领带一边挑了挑眉,开口到:“你还真是精力旺盛……”双脚点了点地,半藏慢慢晃动着双腿,带动着不再隐匿形状的挺翘臀部摩擦着下属的硬挺,“给我瞧瞧你有多大能耐。”